有這種老公,感覺很幸福

http://www.commonhealth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15919&page=1

 

我在婚姻裡面從來沒有失去自我,」有「整形教母」之稱的林靜芸醫師,說起這話時平靜自信且充滿光彩。

 

結婚33年,著名整形美容外科醫師林靜芸的名聲一直大過夫婿林芳郁,直到四年前林芳郁當上台大醫院院長,兩人才聲名相當。

 

兩人個性迥異,林芳郁內斂沉穩,說話前一定思考再三;林靜芸機敏聰慧,有話直說,但他們相互欣賞、扶持,並深情相約下輩子再做夫妻。

 

在醫界,擅長心臟外科的林芳郁是出了名的「疼某惜某」,不管走到哪,一定緊牽著林靜芸的手。

林芳郁回憶道,有次到美國開會,一位年輕人還特地跑來跟他們說:「現在美國只有新婚夫妻會牽手,很難得看到老夫老妻還會牽手走路。」

 

他倆是台大醫學院同班同學,林靜芸學號005,林芳郁是006,座位也相近,林芳郁當時就很欣賞這個不大愛理人的酷酷班代表。「她(林靜芸)比我聰明,頭腦比我好。」

後來他到法國學習心臟瓣膜修補手術,在那樣的國度中才學會勇敢表達愛意

「讓她(太太)快樂、高興是你該做的,」林芳郁認為,華人應該要學習「表達愛」,其實把愛講出來沒什麼副作用,對方又會很開心,何樂不為。

林芳郁很少發脾氣,即使兩人意見不合,他也不計較,「這些都是小事,只要她快樂高興就好。」

林芳郁的愛裡還有許多疼惜,可能已到了外人看來「要寵壞太太」的程度。

林芳郁很看重林靜芸的能力,也支持她有自己的舞台,所以新婚就請人打理家事,讓妻子完全無後顧之憂。

 

兒子曾說長大要娶個擅長廚藝的妻子,每天回家才有熱飯吃,林芳郁就笑說:「那你娶阿娥(當時的傭人名字)就可以了。」

當兒女吵著要林靜芸辭職回家帶小孩,林芳郁把小孩叫過來問:「你喜不喜歡上學?」「喜歡啊!」「那媽咪也喜歡去上班,而且我們都受過正規的醫學教育,我們應該要讓她去發揮長處。」

當林靜芸眼睛開刀痛到睜不開時,心情沮喪,林芳郁每晚念《佐賀的超級阿嬤》給她聽,「我希望她再痛苦也要笑,笑給老天知道,」林芳郁嚴肅正經地說。

 

林芳郁的充分尊重和寬容,讓林靜芸也承認說,這世界上唯二的好丈夫,「一個是我爸爸,一個是我先生。」

在女兒的婚禮上,林靜芸曾感性地說:「最好的婚姻並非找到最好的人,而是能相互扶持成更好的人。」

而林靜芸對這位優秀的老公也相對敬重。每當有人羨慕林靜芸能碰到疼老婆又有成就的好夫婿時,她就

說她的婚姻觀念比較傳統,就是小學老師教的那一套:「要尊重男人,對他要有好的希望。」

她認為,好老公不會天上掉下來,而是要靠後天發現和「栽培」

「男人就像市場買來的盆栽,有些永遠長不出好東西,但基本上你好好栽培,就會是你要的樣子,」林

靜芸舉例說,兩性市場上本來就沒有現成的盆栽,需要女人用點技巧如撒嬌和體貼,來「修剪打理」出

想要的盆栽樣子。

 

除了經常修剪,還要學會等待。

「看準是個績優股,就要好好抱牢他,總有一天會獲利,」林靜芸解釋,她比較早在社會上嶄露頭角,

在她做主任醫生時月薪三十多萬,林芳郁才只有五萬多,不少人就酸溜溜地問她:「你回去是先生要聽

你的,還是你要聽先生的?」

 

「絕對要耐得住別人的冷嘲熱諷,」林靜芸碰上對婚姻失望的女性朋友,總會勸她們再想一想,是否等

一下這株晚開的盆栽。走過低潮,婚姻另有一番風景

 

但儘管再相愛,他們也曾有過婚姻低潮期。

當時孩子還小,兩人和多數夫妻一樣,工作、家庭兩頭燒,「我想我們兩個都各自需要一個太太,」林

芳郁回憶說,當時真的太忙太累,夫妻各做各的,總覺得「你應該知道我在做什麼」,所以很少交談。

這個階段他想了很久,最後才悟出:不但自己要不斷成長,並且也要和對方一起分享,對方跟著你覺得

有價值、很快樂、可以不斷成長,這比婚姻本身的約束更重要。

 

「不要輕易在低潮時放棄,」林芳郁語重心長奉勸對婚姻失望的夫妻,「一定要去找改善的方法,再努

力把它拉起來,這才是人生。」

 

他們開始再度分享彼此的專業和興趣時,夫妻關係又往前邁了一大步。個性慢慢調和,享受相伴生活

林靜芸和林芳郁的個性、政治立場不同,一快一慢,一藍一綠,以前每到投票時刻,他們就會互相把對

方的身分證藏起來。

 

林芳郁穩直剛正,不喝酒不抽菸;林靜芸浪漫風趣,甚至會為了孩子聯絡簿上要準備鬥魚,半夜一、兩

點跑到酒店去喝酒,「這麼晚了我想只有酒店有魚缸啊,又不好意思直接跟人要魚,只好叫了一、兩瓶

啤酒才開口,」林靜芸這段故事,直到兒子結婚典禮上時才透露。

 

但相處三十多年下來,兩人慢慢調適,也逐漸往中間靠攏,「他偶爾也可以喝一點(酒),說一點浪漫

的話了,」林靜芸邊轉著手上的玉戒指邊說,現在,她很滿意這種「兩個人在一起的幸福」。

 

林芳郁和林靜芸都愛看書,芳郁喜歡詩、文學和各類雜書,靜芸喜歡專業書籍。在家裡,林靜芸的書桌

就在林芳郁前面,林芳郁每讀到好書,就會拿給前面的林靜芸說:「這本,你看一看。」

 

林靜芸也常打趣說自己和林芳郁現在是「連體嬰」,兒女長大離家各自婚嫁,因此現在週末假日他們總

是「黏」在一塊,不是一起相偕爬山,就是在家品紅酒吃飯聊天,生活單純到令人羨慕。

 

「週末人家請客我一定得帶著他,不然他會沒飯吃,」林靜芸笑說

最讓林靜芸感動的是,前陣子碰上醫病糾紛,輿論壓力讓林靜芸深受打擊,幾乎夜不成眠,甚至一度想

放棄白袍生涯。

 

林芳郁不斷給她加油打氣:「這沒關係,一定會過去的,我相信你是個好醫師。」一邊也提醒她反省有

無需要改進的地方。

那段時間她失眠,林芳郁每晚睡前就拿了本教人如何把人生發揮到極致的英文書《CuttingEdge》,逐

字逐句、一頁一頁唸給她聽。

 

「你知道林芳郁是宜蘭長大的,英文老師是日本人,所以他的英文很爛,」林靜芸調皮地模仿起日式英

文的怪腔怪調說:「他一頁還沒唸完,我就睡著了。」

 

林芳郁對岳父林秋江醫師的尊敬,更讓林靜芸覺得特別窩心。

林芳郁當上台大醫院院長第一天,首件事是直奔岳父墓前上香,告知這位台灣外科醫師前輩,已「替他

完成生前的心願」。「我父親最大的願望是當上台大教授,他(林芳郁)一直記在心裡,」林靜芸很驚訝。

 

岳父林秋江送給林芳郁的三幅畫作,就掛在台大醫院院長室最顯眼的位置。

「當時岳父住院,他坐著輪椅來這裡親自看我把它掛上,」每一次有來賓參觀,林芳郁總會再說一次典

故。

而窗戶旁最顯眼的位置,則擺放了他們夫妻倆在海邊的合照,照片前還有一對相互依偎的鴿子做裝飾。

 

我們問林芳郁,他最感謝的事是什麼?林芳郁頓了一下,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、很堅定地說:「謝謝

她,願意陪我ㄧ生。」採訪後記:不一樣的林靜芸

 

約定採訪拍照當天,林靜芸要準備趕下場會議主持,她一進門就快速交代秘書一堆事情,但一碰上講

話、做事都慢的林芳郁,她就自然沉澱安靜下來,形成一種有趣的搭配。

 

林芳郁比較憨直老實,有點拙於言辭,講話中間常有大段空白,這時林靜芸就會適時補充資料,避免冷

場,也讓林芳郁可以自然地把話題接下去。

 

但後來我們轉到台大醫學院的戶外拍照時,兩人彷彿回到學生時代拍畢業照,互動親密自然起來。林芳

郁一時興起想要抱起林靜芸拍照,林靜芸當場羞紅了臉,怎麼也不肯照辦。

 

在林芳郁身旁,林靜芸很不一樣,自信霸氣化成溫柔可愛的小女人,每當林芳郁說話時,她就一旁靜靜

地聽和點頭微笑,眼神中充滿敬意。 

 

結束拍照,林靜芸離開前不忘回頭輕聲地對林芳郁說:「爸比,謝謝!」

個頭嬌小,穿著如拿鐵咖啡拉花般層層暈染的粉色連身裙,這時候的林靜芸,我覺得是世界上最美、最

幸福的女人。

創作者介紹

celina的家

celina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